您的位置:首頁 >> 公司信息 >> 文章正文

弄虛作假吸血上市公司益佰制藥實控人資金迷霧

加入日期:2019-6-18 5:13:45

  頂尖財經網(www.irkhxr.tw)2019-6-18 5:13:45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簽虛假合同套用上市公司數千萬資金一事敗露,貴州女富豪竇啟玲和她掌控下的益佰制藥(行情600594,診股)再次陷入了輿論的漩渦,弄虛作假的行徑也引起了投資者對公司財務真實性的疑慮。

  在這樁奇葩丑聞曝光之前,益佰制藥(600594.SH)曾因2018年年報業績“爆雷”于5月中旬被上交所發函追問,要求其詳細補充披露商譽及商譽減值、在建工程、無形資產及公司資金等方面情況。然而,益佰制藥方面遲遲未能對問詢函給出回復,足足拖延了一個多月后才交上“答卷”。

  面對巨額商譽減值、短期債務升高、大股東高比例質押以及涉嫌向大股東進行利益輸送等諸多質疑,益佰制藥方面僅對時代周報記者回應稱,目前公司經營正常,沒有應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

  涉嫌“掏空”上市公司

  日前,貴州證監局一紙行政監管決定書,將竇啟玲套取挪用上市公司資金購置家具的違規操作曝光于眾。

  貴州證監局在對益佰制藥進行現場檢查時發現,其存在通過與第三方簽訂虛假工程合同或協議,套取公司資金4294.87萬元的問題。其中,套取募集資金1794.07萬元,套取自有資金1545.8萬元。上述資金被安排用于購買家具、家裝用品等,收貨地址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竇啟玲在北京和貴陽的住所。

  此番操作之后,益佰制藥2013年虛增固定資產279.93萬元、虛增在建工程1510.49萬元,2014年虛增在建工程1513.45萬元,導致公司2013―2018年相關信息披露文件不真實。

  鑒于竇啟玲已將套取的資金歸還,貴州證監局對益佰制藥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貴州證監局同時認為,益佰制藥時任董事長竇啟玲、財務總監郭建蘭以及監事王岳華、張林生主導或參與了上述違法違規行為,對此負有直接責任,對上述高管也出具了警示函。

  從時間來看,竇啟玲套取上市公司資金為自己買家具的行為已是發生在多年前的舊事。結果卻不止信披違規那么簡單,此番曝光引起了輿論的強烈反彈,更有投資者指責其“利用實控人的地位,試圖掏空上市公司”。

  “雖然只是受到了輕罰,但利用上市公司謀自己的利益,侵占中小股東的利益,影響很惡劣,會失去投資者的信任票。”深圳一位投資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這又不得不再次讓人聯想起此前的一樁舊“交易”。去年11月,益佰制藥的全資子公司曾擬以1.62億元向竇啟玲及其一致行動人竇雅琪購買其名下位于貴陽市觀山湖區金陽南路的6套房產,理由是“為滿足投資新建骨科專科醫院經營需要”。

  蹊蹺的是,在此之前,益佰制藥的公開信息中從未提及要籌建這么一家骨科專科醫院,且由于擬支付的交易對價遠遠高于當地房地產均價水平,該項交易被外界質疑其為大股東輸送利益。上交所也閃電發出監管工作函,要求益佰制藥說明設立骨科專科醫院的必要性,以及是否存在為本次關聯交易設置項目的情形。

  益佰制藥方面堅稱,這6套房產的交易定價是根據獨立第三方評估機構出具的評估價格為基礎,雙方協商確定的。不過,竇啟玲的如意算盤還是落了空,這項交易最終以解除轉讓協議、“骨科醫院重新選址”而不了了之。

  實控人資金之謎

  現年59歲的竇啟玲是醫藥界為數不多的女當家之一。截至2019年一季度,其直接持有公司約1.85億股股份,持股比例為23.42%;竇雅琪則持有26.34萬股,約占總股本的0.03%。

  如今,竇啟玲一人擔任益佰制藥的董事長與總經理二職,竇雅琪也出任公司副董事長和(港股00001)副總經理,竇氏母女在公司內部的話語權可想而知。

  “大股東、實際控制人是上市公司治理的重要一環,從根本上決定了上市公司的管理和運作規范水平。尤其是上市家族企業,控股的創始人家族與中小股東存在一定利益沖突,決策機制不規范,容易侵害中小股東的利益。”廣州某中型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偉(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在資金全面收緊的背景下,有的大股東利用自身的控制力,把手伸向上市公司,通過違規擔保、資金占用等手段掏空上市公司,這種現象并不少見。”

  在外界看來,竇啟玲欲再次伸手掏空上市公司行為的背后,或與其缺錢有關。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竇啟玲在多年前就開始進行股權質押,其質押比例從2016年開始飆升至80%以上,甚至100%質押。據一季報數據,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竇啟玲所持的23.42%股權再次處于全部質押的狀態。

  股權質押比例常年居高不下,但竇啟玲質押融資的資金用途卻一直是個謎。對不少投資者來說,益佰制藥的股價跌跌不休,實際控制人如此高的股權質押比例如同懸頂之劍。

  事實上,自2015年以來,益佰制藥的股價已從最高約37.48元/股(復權價),跌至6月14日的5.09元/股,跌幅高達86%。面對是否會有平倉風險的問題,益佰制藥董秘辦相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這個竇總她應該會有保障措施。”

  在張偉看來,股權質押本質是融資行為,本身不一定是壞事。“要看資金的投向用途。如果不是投于上市公司就要看大股東的動機,因為質押之后,大股東仍然可以憑借控制權對上市公司的資產享有經營權和處置權。”

  天眼查信息顯示,竇啟玲在控股益佰制藥之外,還持有北京中宏金倫綠色資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29.82%股權。除此之外,竇啟玲名下并無更多持股的資產。

  不過,益佰制藥從2013年開始大舉并購擴張,5年間先后收購了貴州女子大藥廠、中盛海天、愛德藥業等十數家公司,還在全國布局了20幾個腫瘤治療中心、7個腫瘤醫生集團,合計耗資約30億元。竇啟玲的股權質押是否與此有關,尚未得知。

  而從結果來看,竇啟玲的資本運作并不成功,多數高溢價收購來的資產都沒有帶來預期的回報。

  更嚴重的是,2018年旗下女子大藥廠、中盛海天等6家子公司集體爆雷,合計計提商譽減值10.19億元,直接導致益佰制藥7.73億元的巨額虧損(扣非歸母凈利潤)。這相當于將益佰制藥數年的利潤化為烏有。而截至目前,益佰制藥賬面仍余有8.61億元商譽值。

編輯: 來源:


体育彩票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